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365bet自我评估
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365bet官网备用 > 正文

关注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的探索和研究

时间:2014-02-11 20:34 浏览次数:4117

严冰

       以“终端制胜——国家开放大学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为主题,举办一次“中国远程教育学术论坛”,初衷在我去年3月为《中国远程教育》撰写的卷首《聚焦终端》中有所说明。实现向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大学的战略转型,是近年来广播电视大学发展的“主旋律”。广播电视大学可能有必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所谓“终端”建设——这里所说的是广播电视大学或开放大学作为办学实体和教学系统的“终端”,比如教学中心(点)或者学习中心(点),和通常所说的基层电大可能容易混淆,但其实不是一回事。“终端”建设既是开放大学基本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和教学运行机制探索的重要课题。显然,广播电视大学要想实现战略转型,“终端”建设必须有所突破和创新,对其难度亦不可低估。有必要通过试点及相关课题、项目,认真研究“终端”的构成要素、功能作用、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等,提供“看得见、摸得着、说得清、可复制、可推广”的范例。同时,要研究如何提升整个系统对于“终端”的综合支撑能力,包括政策层面到教学、管理、技术、服务直至文化等层面的支撑能力。

  广播电视大学战略转型可能是个系统再造或者体系重构的过程,有必要特别强调开放大学建设中体系建设的重要性。通常所说的广播电视大学,本来就不是特指某所或者互不相关的若干所学校,而是在中国特有国情条件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远程开放教育办学教学系统。广播电视大学的基本架构,包括统筹规划、分级办学、分级管理体制的形成,都有非常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普遍认为,系统办学是广播电视大学的一个突出优势和重要特色,广播电视大学的功能作用始终是通过系统运作体现和发挥出来的,在国际上也以此而“独树一帜”。随着中国社会发展及教育改革进程,包括信息技术发展及其应用的趋势,这个系统也暴露出越来越多的不适应。系统自身经过30多年的发展,也蕴蓄了越来越强烈的内在变革需求。随着外部内部发展环境已经和正在发生的诸多变化,广播电视大学的系统办学优势在不少方面趋于弱化或者说受到抑制,有些方面的优势甚至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劣势。开放大学建设有个谁都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还要不要这样的办学教学系统?各方面是有不同看法的,但在实践中也逐步形成了这样的基本共识,就是建设开放大学,现在的广播电视大学系统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在新的形势下怎样改革和发展的问题。

  《国家开放大学建设方案》就办学体系建设进行了“顶层设计”,国家开放大学办学体系——学习中心建设试点项目去年年底启动。我在试点项目启动研讨会上说,我个人认为有可能形成两个开放大学体系。按照国家开放大学的功能定位,国家开放大学显然必须建成一个覆盖全国的办学体系。同时可能会出现一个中国的开放大学体系,这个体系由国家开放大学和独立办学的地方开放大学组成,已经有5所地方开放大学挂牌成立,我称之为“1+5+N”——“N”指的是可能陆续成立的其他地方开放大学。我还认为,前者的基本特点是“一体多元”,后者的基本特点是“多元一体”,而无论“一体多元”还是“多元一体”,关键恐怕都是体制机制创新,不可能是现在的广播电视大学系统“翻牌”,许多难题有待逐步破解。2006年,我曾提出所谓“新系统观”,说广播电视大学系统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着眼于广播电视大学今后的发展目标及功能定位、特色定位,有必要更多地从办学实体和教学系统的角度考虑系统建设问题,至少作为教学系统要逐渐淡化行政或者准行政系统的色彩;同时应该更加充分而有效地整合和利用全社会教育资源,使这些教育资源真正能够成为广播电视大学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开放大学建设特别是办学体系建设中,这些问题可能都有待于探索和研究,而且肯定还会出现许多新的问题。

  国家开放大学办学体系——学习中心建设试点项目,基本思路是根据国家开放大学办学体系建设的“顶层设计”,由“终端”——学习中心建设切入,“倒逼”国家开放大学办学体系的体制机制创新,重点是通过试点发现和研究问题,在实践中探索相关问题的解决办法或者路径。我理解,这个试点项目关注的应该是“双重目标”,一是作为“终端”的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问题,二是国家开放大学办学体系对于“终端”的综合支撑能力问题。关于学习中心的建设与运行,我认为当前要聚焦其功能作用、构成要素、建设模式、运行机制、呈现形态、评价体系等问题进行探索和研究,注意不要将学习中心和通常所说的基层电大混淆起来。办学体系对学习中心的综合支撑能力,我归纳为“十大支撑”,即教学的支撑,管理的支撑,服务的支撑,技术的支撑,资源的支撑,队伍的支撑,研究的支撑,品牌的支撑,政策的支撑,文化的支撑——包括开放大学独特的组织文化、学习文化、服务文化、技术文化、课程文化等。我说的是整个办学体系对于“终端”的支撑,当然,国家开放大学总部及分部,应该按照新的职责分工承担主要责任。这还涉及所谓“扁平化”问题,看来,国家开放大学至少在教学方面实现“扁平化”是个必然趋势,但不能简单理解为国家开放大学总部直接对“终端”和学习者“扁平化”,甚至也不能笼统地说是分部直接对“终端”和学习者“扁平化”“扁平化”应该是。通过整个办学体系的协调运行实现的,要从教学运行机制层面考虑和解决问题,就具体操作而言,可能是国家开放大学总部和分部以及分部予以相应授权的地方学院合作,并主要通过分部及地方学院实现的。

  随着开放大学建设试点工作的全面展开,各方面越来越重视学习中心的建设与运行,这本身可能就是个重要进展。参加国家开放大学办学体系——学习中心建设试点的8所省级电大进行了许多创新探索,对于国家开放大学办学体系建设,乃至对于作为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项目的开放大学建设试点,都有可能产生全局性和持续性的影响。部分地县级电大及行业、企业电大陆续参加试点,更是试点不断推向深入的重要标志。试点项目同时又是研究课题,按照边实践、边研究、边产出的要求,已经取得了不少有价值的研究成果。这次论坛主要聚焦于学习中心的建设与运行问题,应该说体现了目前相关探索和研究所达到的水平。总体看,现在可能还只能说刚刚“开题”,真正“破题”尚待时日,对于相关课题的研究,可能既有超前的一面,又有滞后的一面。但对于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的探索和研究本来就是个渐进的过程,包括演讲者所提出的问题,为在开放大学建设试点,特别是国家开放大学体系建设的进程中,继续推进相关探索和研究奠定了基础。《中国远程教育》将继续予以关注,及时呈现相关探索和研究成果,并期待就相关问题展开争鸣——事实上,对于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所涉及的许多问题,甚至要不要学习中心,都是有不同看法的。

  总结这次论坛的成果及各位演讲者的意见,这里就当前对于开放大学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的探索和研究,提出五点建议:第一,要有创新思维。要在广播电视大学战略转型的进程中,乃至整个中国社会转型及教育改革的进程中考虑和研究问题,进一步解放思想,以更大的勇气进行创新探索。要研究历史经验,要立足工作基础,但在认识上要警惕思维定势,在操作中要警惕路径依赖,这里指的是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可能产生的负面效应。对于国外开放大学以及国内包括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的经验,要认真研究和借鉴,但显然不能照搬。第二,是个系统工程。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涉及开放大学建设的方方面面,受到开放大学建设进程许多因素的制约,同时又可以能动地作用于开放大学建设进程,促进相关改革探索。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也不只是学校内部的事,教育体制改革的许多较深层次问题和矛盾都有可能反映出来,同样涉及学校、政府、社会的关系。第三,重在聚焦问题。学习中心建设与运行的探索和研究,同样必须具有“自觉的问题意识”,不能太泛、太散、太空,不同性质和不同范畴的问题不要裹在一起,对所谓“有意义的问题”和“没有意义的问题”,或者说“真问题”和“伪问题”的混淆,也要保持足够警觉。再就是要特别注意“建立教育研究、政策制定和教育实践之间有效联系”“使得教育,研究所生产的知识和信息能最大程度地为决策者和教育实践者所利用”。第四,进行多元探索。学习中心的建设与运行看来不能搞“一刀切”或者“齐步走”。沿海地区跟西部不一样;省、自治区和中心城市不一样;同样是沿海地区的中心城市,广州跟青岛又不一样;即使是青岛,在所辖县市和企业设立的学习中心也不一样。如何处理多元化和规范化、标准化之间的关系,可能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第五,必须循序渐进。有待解决的难题很多,需要进行长期和持续的探索和研究。比如学习中心的建设包括整个办学体系建设,肯定是个利益博弈或者说利益格局重构的过程,多个不同利益主体会有不同的利益关切和利益诉求——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基层电大的关切和诉求,共识和合力的形成显然都还有个过程,对因此可能产生的各种“纠结”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